六月の雪

整个人都已经破碎不堪了,只是毫无目的得一个人走着。已经没有任何价值的我,大概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每次只能远远的观望着别人的幸福,自己根本想都不敢想。

真的好羡慕啊..在陷入困难的时候有人陪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 。

不过这件事永远都只会在别人身上发生。

美好的情感从来都是属于别人的。

我什么都不是。

大概我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吧。